与美帝走狗小马科斯政权斗争到底,将人民战争发扬光大!

这篇文章可在EnglishPilipinoHiligaynon

与美帝走狗小马科斯政权斗争到底,将人民战争发扬光大!

菲律宾共产党

2022630

通过使用被非法侵入的SD卡预定了程序的计票器操纵选举,反动统治阶级中的马科斯和杜特尔特的派系伪造出了一场获3150万余张选票的“压倒性”胜利,臭名昭著的前独裁者马科斯的同名儿子小费迪南德·马科斯在今天举行总统就职典礼,并将与暴君罗德里戈的女儿莎拉·杜特尔特副总统共同统治一个非法政权并通过已经深陷危机和剧烈社会动荡的统治体系来施政。

杜特尔特犯下的法西斯罪行与其引起的危机

过去六年里,菲律宾人民被迫承受了残酷的政治压抑和不断加深的剥削与压迫。

杜特尔特玩弄着伎俩,散布谣言、欺骗群众。他利用虚假的“禁毒战争”、“反恐战争”对群众施加暴政,恐吓群众,并在他所谓的“基建的黄金年代”的掩盖下垄断了政府部门的行贿受贿。他用特权和暴利的政府合同来拉拢自己的狐朋狗友,在军队、警察中培养心腹,并积累起巨额财富、坐拥大权,延续着他们党派的政治王朝。

通过在进口上采取进一步的自由化政策并用税收优惠、低廉的工资和废除环保法规等手段讨好外资,杜特尔特让国家陷入到更严重的倒退的非工业经济中。本土产业依然依赖进口和外国投资,并在很大程度上适应于半加工产品和本地组装产品(电子芯片、汽车线束、电脑元件等)和初级农产品(以香蕉和菠萝为主)的出口。

在杜特尔特的统治下,菲律宾经济的落后和以农业为主的特点加深了,愈发无法为人民提供足够的就业机会和生活来源,大多数人仍然从事着农业生产。官方公布的农业占国民生产总值的比重(名义上从10.4%下降到9.6%)看起来很小,但实际上,这并没有把作为农村经济一部分的大量人口(季节性雇农、无薪家庭成员、农村临时工、猎人等等)计算在内。数据里也不包括因采矿公司、种植园、基础设施和能源的广泛掠夺而流离失所的农民;旅游项目创造的就业机会也不如破坏的多。与此同时,制造业仍停滞不前,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不足20%,无法吸纳日益庞大的失业和未充分就业人群。被迫前往海外就业的菲律宾人数量持续增长。

杜特尔特离任时留下了12.7万亿比索的巨额公债,这比他上任时5.9万亿比索的数额的两倍还要多。六年来的疯狂举债没能拯救持续下行的经济状况。那些声称贷款是为了应对新冠疫情的说法全都是不折不扣的谎言,事实上,杜特尔特积累的债务中大部分归属外国基金且多半没有偿清。与国内大买办资产阶级合作开展的“建、建、建”项目实际上是在为外国承包商和钢铁与机械设备制造商牟利,钱全都填入了与他们勾结的公司的腰包。

杜特尔特统治之下的年度债务支付从2016年的7900亿菲律宾比索上升到今年的1.2万亿菲律宾比索,增幅超过50%,而这些费用都由菲律宾人民买了单越来越繁重的税收、社会服务支出削减和甚至更多的借贷。TRAIN Law1是杜特尔特最早的统治举措之一,它给广大群众带来了深重的苦难,人们将永远不会遗忘。

过去六年间,随着通货膨胀到达几十年来的最高点,人民承受着几乎所有商品和服务价格飞涨带来的困境,工资水平在杜特尔特统治下被压低,工人们的最低日工资上涨了一点,但仍远远低于能够维持生计的水平。为了阻止工人组建工会争取更高的工资待遇和雇佣合同条款,劳工权利被无耻地剥夺践踏了。杜特尔特还延续了广为接纳的契约化劳动系统以迫使工人们屈从于更残酷的剥削。在新冠疫情中,菲律宾人民在先前削减社会开支导致的公共卫生水平极端恶劣情况下饱受折磨,而杜特尔特与他的宠臣们却靠着疫情进行非法收购大发横财,这招致了更多民愤。在2022年上半年物价飞涨失业暴增的急剧恶化的经济状况前毫无作为的杜特尔特政权难逃其咎。

为了防止社会危机爆发,杜特尔特大幅提高了国家法西斯恐怖主义的强度、无耻程度。据估计,在杜特尔特为控制非法毒品交易而发起的“禁毒战争”中,至少有3万人被警察和政府的义务警员杀害。通过第702017)号行政命令和2020年的《反恐怖主义法》,杜特尔特通过贴“红标签”2、刑事定罪和法律战3一系列行动,对广大爱国的、民主的合法进步力量进行迫害,并展开抓捕、长期拘留、法外处决。

在美帝国主义的煽动下,杜特尔特全面贯彻“反暴动政策”并将文官系统置于军事管控之下。他向菲律宾武装部队倾注了史无前例的巨资,并打着“现代化”的旗号从美国防务公司购买无人机、喷气战斗机、炮弹、火炮、步枪和其他军火。他将菲律宾武装部队的官兵们的工资提升到法定水平之上以确保他们的对自己的忠诚与感恩。

在过去的五年里,菲律宾武装部队采取了自杀式的反游击战术,实施持续的多营到多旅规模的军事行动,集中出动数百至数千人的部队,给人民造成了巨大的损失。他们不顾一切地进行围攻,并与新人民军交战,一营又一营的法西斯军队像一群疯狗一样被放出来。他们提前收集情报、开展心理战,破坏社区、夜袭平民住宅、审讯平民,对农场和附近山区进行猛烈轰炸和炮击。这是一场对农民和少数民族进行无情镇压的国家恐怖主义运动,对平民的这些残忍袭击是愚蠢的竭泽而渔。在大企业入侵或扩张遭到大规模抵制的地区,军事行动也是最为激烈、残酷的。

防务官员与军官们吹嘘的所谓已经“击溃”或“削弱”了新人民军半数以上的游击战线的说法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他们口不择言地宣称的“新人民军投降者”的巨额数字比他们估计的新人民军战士人数的几倍还多。实际上,通过采取以空间换时间的灵活机动游击战术以挫伤菲律宾武装部队的“围剿”行动,新人民军的大部分分队都能够战胜敌人的集中军事行动。这些灵活的游击对策令新人民军能够保存自己的有生力量,扩张活动范围,扩大群众基础并得到更多组织对敌战术进攻或反击的机会。

由于资源有限,菲律宾武装部队和菲律宾国家警察只能控制有限的地区,这使得新人民军可以在菲律宾武装部队势力范围之外相对更加广大的地区内自由行动。在其能够控制的地区,反动势力对平民进行了激烈的法西斯主义的攻击。而这只能进一步揭露统治制度的腐朽,从而促使人民抵抗当局,增长人民加入新人民军、参加武装反抗的愿望。

在菲律宾共产党领导下,新人民军已经挫败了杜特尔特政府宣称的摧毁人民武装抵抗斗争的目标。杜特尔特本人也在表示击败新人民军的目标将在接下来小马科斯统治的两年内完成的讲话中承认了自己的失败,而他的这条新的宣言将同样耻辱性地收场。

党和新人民军顶住了敌人的全面进攻。尽管在菲律宾武装部队的大规模军事行动开始时在某些地方遭受了一些损失,但新人民军仍然保存着强大的实力,始终得到农民群众的广泛支持。社会经济危机的加剧以及对工人、农民和其他劳动人民的压迫和剥削的加剧,为进行人民战争和群众反抗运动创造了前所未有的有利条件。随着非法的美帝小马科斯政权的出现,人民战争的道德高地进一步提升,革命事业也得到了进一步发展。

小马科斯统治下的新兴独裁主义及正在恶化的危机

小马科斯将在统治危机迅速加剧的情况下掌权,而这一危机是被杜特尔特政权的全盘自由化政策、肆虐的腐败、无限制的举债和浪费严重的军队与警察开支加重的。小马科斯向美帝国主义和中国垄断资本卑躬屈膝,他代表了统治阶级大地主阶级与大买办资产阶级以及他自己这个大官僚资产阶级的利益,因此他无法解决目前的统治危机。马科斯与他的政权是菲律宾人民面临的根本问题——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的集中体现。

可以肯定的是,在小马科斯政权下,半殖民地半封建制度的危机、广大菲律宾人民所受的苦难都将进一步加深。在自相残杀的派系冲突和不断兴起的群众起义面前,国内统治制度的危机也将继续恶化。

国内的经济危机的首要因素是资本主义世界体系长期的不景气,其主要表现为美国及其他资本主义核心国家的阶段性衰退,中国近年来的经济增速放缓,越来越频发的大小经济泡沫破裂事件,各国政府的巨额公债,对半殖民地地区的半加工产品需求下降,加剧的经济贸易竞争与军事冲突以及大量军事开支对公共卫生事业和其他社会保障的损害。

被小马科斯选为经济管理者的这些人作为世界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的迷信者,没有任何新思路可提供,除去长期以来的吸引外国投资者和基础设施建设的方案。40年来,这一直是这些技术官僚提供的“解决途径”,但却让菲律宾在经济上越来越落后。衡量经济“增长”的不是工业和农业的平衡增长,也不是人民生活的改善,而是外国资本家攫取的利润多少。

专家们给出的“解决途径”总不过是维持低工资,对外资提供税收优惠并取消保护民族资产阶级的法规,求助于外国贷款并不断扩大债务,加大贸易赤字,平衡财政支出与危机并提高税收。

就像之前所有的反动政权一样,即将上台的小马科斯政权仍会忽视农民群众长期以来对结束无地可种和农村动荡、进行真正的土地改革的需求。小马科斯宣布他将领导农业部门,这预示着农民群众将承受更深重的苦难,就像他们在马科斯独裁统治下因虚假的土地改革(PD 27)、Masagana 994和“椰子税”基金等项目而受到压迫一样。小马科斯很有可能利用他对农业部门的控制,控制走私集团,加速棉兰老岛油棕种植园的扩张,为更多专门出口农作物的大资本主义种植园进入铺平道路。

小马科斯在任的第一个月,燃料、食物和其他日用品的价格依然高居不下,比索贬值,购买力持续丧失,失业与低工资问题也没有得到改善,新政府完全没有改变杜特尔特政府的一系列迫害穷人且反人类的政策的打算。在预算没有得到足够的补充的情况下,公共卫生系统依然没有应对可能出现的新一轮疫情加剧风险的准备。

有了小马科斯掌控政权,马科斯家族可能会吞下数十亿美元的所有非法所得。不追究马科斯家族腐败和掠夺案件的政策已经宣布,这保证了伊梅尔达·马科斯(Imelda Marcos)可以享受自由而奢侈的余生。法院法官在威压之下撤销了之前对马科斯夫妇的判决,马科斯遗产中欠下的2030亿美元税款可以被一笔勾销、忽略不计。马科斯家族对犯下的劫掠和腐败的罪行始终不思悔改,还企图通过改写历史来掩盖他们独裁政权下的罪恶,建立“另一种真相”,即戒严令下的黑暗岁月是国家的“黄金岁月”。他们现在拥有能任意支配他们全部财富的权力,并通过受贿、任人唯亲和将他们的政府和军事合同的股份中饱私囊来积累更多的财富。

马科斯一派掌权而杜特尔特一派势力根深蒂固的形势将会加剧统治阶级内部不同派系之间的政治经济冲突,不同利益集团共享特权的余地很小,因为他们都在抢占缩水的蛋糕中属于自己的那一份。甚至就在现在,一些大公司正在被施压与现政府合作而不得不放弃在杜特尔特时期那样更大的利益。马科斯派与杜特尔特派之间的冲突也日趋紧张,尤其是马科斯派试图巩固自身在军队和警察中的权力并逐步除掉杜特尔特培植的亲信。而罗德里戈·杜特尔特绝不可能坐视小马科斯像他自己对他的副总统罗夫雷多所做的那样将他的女儿莎拉甩到边缘位置。菲律宾部队在莎拉·杜特尔特的命令下组建的副总统安保部队是对马科斯集团的一记重击,这也表明她对总统的极不信任,特别是在她公开要求得到国防部任命被小马科斯驳回并转而任命她为相对权力较小的教育部长之后。

小马科斯正在制造一种假象,让人以为菲律宾坚持“独立自主”的外交政策,这样他就可以在经济和军事帝国主义崛起的背景下同时利用美国和中国,让美中互相攻击对抗。和杜特尔特一样,小马科斯的目标不是维护国家利益主权。事实上,他对双方都是奴性的,并打算放弃国家的主权,使国家成为帝国主义巨头的战场。一方面,小马科斯希望美国乐于继续接受境外权利,并依照《共同防御条约》、《访问部队协议》、《加强国防合作协议》等不平等的军事条约在菲律宾武装部队内维持军事支援,他会遵循美国的意图进行全面战争、利用美国提供的武器来对抗武装革命运动。另一方面,他打算默许中国掠夺菲律宾的海洋和矿产资源、维持其在西菲律宾海的军事设施和霸权的行为,并承接大型基础设施建设项目以消耗中国过剩的资本和商品、雇用中国公民。

小马科斯政权正逐步走向威权统治。现在,人民的自由民主权利正受到明显的威胁,尤其是和平集会、言论自由与出版自由权。小马科斯和他的僚属们已经宣布不打算继续GRP-NDFP和谈(即菲律宾共和国政府与菲律宾民族民主阵线之间的和谈)。

为了延续杜特尔特政权的压迫政策,军警持续推进着迫害行动,并将合法的民主进步力量同革命武装运动联系起来。“结束各地共产主义武装冲突全国工作队”和菲律宾武装部队正以“反恐”为名,推动网络禁令、对媒体报道施加压力,此外,他们早先还对公立学校图书馆里与菲律宾民族民主阵线有关的书籍进行清理,打砸书店,并攻击群众组织。尽管在过去的五年中,菲律宾武装部队的全面军事斗争未能粉碎武装革命,但小马科斯政权及其国安官员仍然执着于发动战争,击败新人民军是他们一厢情愿的幻想。

深陷贫困的广大菲律宾人民群众正为他们恶化的社会经济条件和恶贯满盈的马科斯派的回归与杜特尔特势力的残留而群情激奋。随着半殖民地半封建统治的危机逐渐加剧,广大人民群众受到日益严重的剥削与压迫,菲律宾人民的基本问题在暴君杜特尔特和继任者小马科斯政府的统治下赤裸裸地暴露出来。菲律宾人民现在正决定团结更多人以争取民主权利和满足急迫需求,他们正发出更加激进的呼声,要求革命性的转变。

与美帝走狗小马科斯政权斗争到底,将人民战争发扬光大

党必须利用好半殖民地半封建制度此时面临的经济和政治危机,把人民民主革命的总纲领发扬光大。在党的总纲领下,团结和动员菲律宾人民抗击美帝走狗小马科斯政权,已成为党和革命力量最紧迫的任务之一,同时也是推进革命武装斗争的主要任务。

与美帝小马科斯政权进行斗争的任务是完全切合实际的,而且它将会推动我们进行人民武装革命斗争这一主要任务。另一方面,推进人民武装革命斗争反过来也会增强人民在反抗美帝小马科斯逐渐形成的威权主义统治时的战斗力。

菲律宾人民必须被唤醒、动员起来抗击这个反动、反人民的法西斯傀儡——小马科斯政权。我们必须建立一个由所有民主、反法西斯、反马科斯和反杜特尔特力量组成的广泛统一战线。这些进步力量揭露了59日选举的舞弊行为,并拒绝接受选举结果。人民应该铭记美帝马科斯独裁统治下的腐败、压迫的历史以及军队、警察的种种暴行,并积极反抗历史的重演,美帝及其走狗推翻人民历史判断的企图必须被扼杀。伊梅尔达和马科斯家族及其同伙屠杀迫害了成千上万的民众,人民应该要求这些帝国主义走狗为他们贪污受贿、搜刮民脂民膏和严重侵犯人权的罪行付出代价。与此同时,统一战线必须高举人民的诉求,要求起诉杜特尔特及其军警势力,惩罚他们在过去六年犯下的反人类罪和战争罪,以及巨额受贿和抛弃国家主权的罪行。革命人民法院会对杜特尔特进行起诉、审判和惩罚。

从小马科斯掌控政权的那一刻开始,菲律宾人民就必须准备好反抗他将会对民采取的压迫政策,人民要揭穿并粉碎小马科斯与政府的谎言。他们上台时的承诺、设想都不过是一系列预谋好了的欺骗、背叛民众的烟雾弹。

要积极、坚持不懈地号召起广大工农劳动人民、学生、教师、学者、专业人才、普通职工和其他民主群众,组织和动员他们的反帝反封建反法西斯斗争。他们应该增加工会和群众组织的数量来加强自己的力量,这些组织是反对美帝小马科斯政权的广泛统一战线的力量基础。

城市和农村都需要进行人民民主斗争,推进满足人民的迫切要求和民族的民主愿望。工人、城市半无产阶级、学生和青年、教师、职工和城市中其他受压迫阶级的斗争必须不断推进,这也有助于引起人们对农村社会经济状况和政府压迫的关注。争取工资和促使工资增长、争取免费教育和免费公共卫生服务的斗争,必须同广大农民和雇农争取真正的土地改革、降低地租、提高农场工资、消除高利贷、公平农场价格、反对大型商业种植园、矿业公司、能源、生态旅游和基础设施项目占用土地的斗争联系起来,并结束对大米、蔬菜、肉类和其他农产品进口的全面自由化和走私。

这些猖獗地侵犯人权、严重违反国际人道主义法的行为必须被尽快彻底地揭露,并进行批判。群众组织必须更及时、更充分地揭露和报告所有肆意屠杀、逮捕和长期政治拘留民众的事件,特别是在偏远的农村地区。他们必须在国家和国际两级提请公众注意所有这些问题。

城乡群众应该团结起来抵制汽油和其他基本日用品价格螺旋式增长,抵制额外的繁重税收和贸易投资的进一步自由化以及其他一系列帝国主义强行推行的经济政策,反抗来自跨国公司的经济入侵、中国的领土入侵和美国的军事干预,反对当局对国家主权的放弃。

民主、进步和爱国力量的广泛统一战线必须揭露并打击美国以“美国反恐战争”为借口的镇压、战争政策。统一战线要积极揭露美帝国主义政府及其军事顾问对和平谈判的破坏行为,美帝国主义政府煽动军国主义,推进镇压战争,采用大规模作战和空中轰炸、扫射和炮击的战术,以推动销售美国国防公司及其子公司生产的武器。统一战线要抵制军队通过“结束各地共产主义武装冲突全国工作队”管理官僚机构、操纵各种国家机构的计划以服务于其镇压运动、影响决定国家政策。在美国反叛乱教条的指导下,菲律宾武装部队中的法西斯狂热分子正在对菲律宾境内的所有反帝国主义势力进行武装镇压,包括手无寸铁的合法民主力量。

按照菲律宾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在去年329日制定的指示里的规定,菲律宾共产党必须继续提升新人民军与人民群众的战斗力,坚持走持久人民战争的道路。菲律宾共产党在指示中制定这些任务,是为了在与美帝国主义支持下菲律宾武装部队和杜特尔特专制政权发动的反革命战争中使新人民军取得胜利。

党宣布成功粉碎了杜特尔特和菲律宾武装部队在杜特尔特任期结束前消灭党和武装革命的目标,但面对小马科斯政权下菲律宾武装部队的无情攻击和加剧的法西斯攻势,我们党决定利用不断扩大、增强的群众基础继续开展大范围内密集的游击战。

新人民军各指挥单位必须对自身力量和敌人情况进行评估,努力维持主动优势,确保有足够广泛的行动区域供自身进行转移、集中和分散,保持高度的军事纪律,通过迅速的游击战避开敌人的包围圈,保持扩张与巩固、横向与纵向力量的平衡。新人民军必须争取更多的主动权,以必胜的心态展开及时的战术进攻

新人民军必须继续增强和扩大其在农民中的群众基础,主要依靠贫农和雇农,争取中农,压制富农,利用开明地主和专制地主之间的分裂,孤立地主阶级中最反动的部分。党和新人民军必须继续动员组织农民群众进行反封建、反法西斯的斗争,建立人民民主专政的政权,组织群众对敌展开游击战。

武装革命的力量是站在道德制高点上的,特别是在小马科斯的非法政权下,人民的民主权利被不断限制、剥夺。小马科斯的军队和警察部队对农民群众的法西斯式野蛮攻击,激起了农民群众的武装抵抗。

为了推进反抗美帝小马科斯政权的斗争,进一步将人民战争发扬光大,菲律宾共产党必须全面加强自身建设,提高党对国家行动的领导能力和对广大阶级的政治力量的领导能力,党的各级委员会要坚持不懈地推进思想政治组织各项工作。

菲律宾共产党和新人民军决心坚定,未来在小马科斯统治下的这几年,我们一定会积累起更强大的力量来保卫菲律宾人民,把人民的民族民主运动推向高潮!


1 The Tax Reform for Acceleration and Inclusion Law TRAIN Law)是杜特尔特于2017年签署的一项税制改革法令,改革大规模上调了消费税。——译者注

2 强行将一个组织定性为共产主义性质的行为。——译者注

3 此处指杜特尔特反动政权利用法律条文玩弄文字游戏,以达到打击进步力量的目的。——译者注

4 “Masagana”是菲律宾语,意思是“丰富”,“99”指的是每个收获季节每公顷土地的产量。“Masagana 99”是马科斯独裁专政时期推出的一项反动的农业计划,广大农民深受其害,为此负债累累,无法偿还。——译者注

This translation was provided by Chinese revolutionaries.

与美帝走狗小马科斯政权斗争到底,将人民战争发扬光大!
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