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结束各地共产主义武装冲突全国工作队要进行“本地化和谈”以及为什么我们必须坚决反对

这篇文章可在EnglishPilipino

为什么结束各地共产主义武装冲突全国工作队要进行“本地化和谈”以及为什么我们必须坚决反对

马可·瓦尔布埃纳 || 首席信息官 || 菲律宾共产党

2022年7月16日

结束各地共产主义武装冲突全国工作队一定会力挺“本地化和谈”,因为他们的生命线(即所谓的“村镇发展项目”)在很大程度上有赖于它,这没什么令人惊讶的。

马科斯领导下的结束各地共产主义武装冲突全国工作队官员与杜特尔特政权下的官员有着相同的军国主义思维,他们将推行同样无法阻止新人民军稳步扩大规模和扩张行动区域的失败的反叛乱政策。

结束各地共产主义武装冲突全国工作队的“本地化和谈”完全是菲律宾武装部队(AFP)搞间谍战、绥靖政策和镇压反抗斗争的烟雾弹,与之密不可分的是他们的大规模作战、炮击和空袭行动。

军官都非常支持“本地化和谈”,尤其是师级、营级的官员,因为这一和谈为他们提供了赚取回扣和佣金的机会。

为了证明他们推进“本地化和谈”的正义性,自诩为“专家学者”的国家安全顾问克拉里塔·卡洛斯(Clarita Carlos)狡辩称:“根据我们五十多年来的经验,我们并不擅长进行全国范围内的和谈。”

我相信卡洛斯教授知道,和平谈判是1986年11月才开始的,这就是说,菲律宾民族民主阵线与菲律宾共和国政府的和平谈判不超过36年。她也应该知道,大多数时候,谈判都是停滞的,而且直接的当面谈判的总时间总共也没有持续几个月,因为过去的政权无法继续进行和平谈判。

同样地,作为一名“专家学者”,卡洛斯教授自然也应该对过去几年间伪造了签名的几项协议,包括《尊重人权暨国际人道主义法协议》,的实际效果心知肚明。可她似乎完全没有和菲律宾共和国政府(GRP)之前的负责和谈的官员交涉过?因为她本应该知道他们是如何能在和谈被美国前总统特朗普教唆下的杜特尔特终止前将他们与菲律宾民族民主阵线(NDFP)的关于社会经济改革协议的谈判向前推进一大步的。

前菲律宾武装部队首长卡尔利托·加维斯(Carlito Galvez)将军,现在是小马科斯的“和平顾问”,他声称“本地化和谈”取得了许多成功。这些成功是什么,它们体现在哪里?我们确实没有看到“地方和谈”是怎么解决国内长期存在的农民无地、群众受到压迫和剥削的问题的,甚至在地方这些问题也没有得到解决。结束各地共产主义武装冲突全国工作队所做的最多的就是资助了一些展示性的项目,这样他们就可以发布新闻稿宣布“成功”,而实际上大多数人还在饥饿和贫困中挣扎。

卡尔利托·加维斯将军是怎样来衡量“本地化和谈”的成功的呢?是通过在军队统治下被士兵们封锁和控制的村庄数量吗?还是根据那些只是因为有可能与新人民军有联系就被禁止在田野上继续劳作的农民的数量呢?是通过那些受到残酷的恫吓、胁迫和审问的“投降者”的数量,还是根据军官们从“促进地方融合”项目1(E-CLIP)中搜刮到的数百万比索的巨款呢?

结束各地共产主义武装冲突全国工作队并不想要公正而持久的和平。他们真正想要的是“沉默”,即使受到压迫和虐待,也没有人发出声音的“沉默”。他们想要的是安抚人们,让他们接受那些给跨国公司及其商业好伙伴带来利润的“发展项目”。在达沃市,前市长萨拉·杜特尔特(Sara Duterte)利用“地方和谈”让军队驱逐农民,为香蕉和菠萝种植园及其加工工厂的扩张铺平道路。

结束各地共产主义武装冲突全国工作队想要利用“本地化和谈”来为油棕种植园、矿业公司、生态旅游和能源项目的这些需要掠夺农民和少数族群的土地从而会造成广泛的经济混乱的计划的扩张铺平道路。这就是为什么美国政府如此大力支持小马科斯政权,因为美国跨国公司希望消除他们在接管位于北棉兰老及其他地区的超过25万公顷土地的过程中受到的阻力。

然而,结束各地共产主义武装冲突全国工作队最终只会成功地煽动人们通过集体行动和加入武装革命来反击并保卫他们的土地。

整个菲律宾共产党——从中央委员会到上千个支部组织,以及新人民军——从全国行动指挥部到前线的游击队伍,都会坚决抵制马科斯政权的结束各地共产主义武装冲突全国工作队推行的“本地化和谈”。

为了实现人民对民族独立和社会正义的愿望,菲律宾的革命运动将继续以各种形式,特别是武装革命斗争的形式进行下去,归根到底,这才是实现公正而持久的和平的关键所在。

 


1 E-CLIP,即Enhanced Comprehensive Local Integration Program, 它是菲律宾共和国政府为CPP-NPA-NDFP里的投降分子设立的项目,美其名曰帮助这些投降者重新融入正常的社区,实际上是不断地在引诱意志不坚定的CPP党员和NPA战士放下武装。这个项目对CPP-NPA-NDFP影响不大,主要是反动政府的军事官僚在借此发财。

为什么结束各地共产主义武装冲突全国工作队要进行“本地化和谈”以及为什么我们必须坚决反对
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