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利斯同志的记忆将永存

这篇文章可在EnglishPilipinoBisayaHiligaynon

奥利斯同志的记忆将永存

中央委员会
菲律宾共产党

2021 年 11 月 2 日

菲律宾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和新人民军全国作战司令部向新人民军前发言人奥利斯同志(Ka Oris)(乔治·马德洛斯同志)致以最崇高的哀悼和最坚实的红色敬意。2021 年 10 月 29 日,奥利斯同志和他的医疗助手皮卡同志(Ka Pika)在去做定期健康检查和寻求治疗的途中 被残忍杀害了。奥利斯同志今年已有 74 岁高龄。

全党、一切革命力量和革命运动的朋友们都对奥利斯同志的牺牲深感悲痛。党、新人民军和 整个革命运动失去了一位重要的干部和领导人。但对于敌人来说,这并不值得庆祝。在被杀 害之前,奥利斯同志已经鼓舞、训练和发展了数以千计的接班人。他的牺牲会进一步鼓舞这 一代和下一代通过持久人民战争继续人民民主革命。

中央委员会向奥利斯同志的遗孀玛利亚·玛拉雅同志和他们的孩子,以及他和皮卡同志的家 人和朋友表示最深切的问候。菲律宾人民对他们的牺牲深感悲痛。广大群众,特别是奥利斯 同志在五十多年的革命服务中亲自接触过的无数农民和无数卢马德人,为他的牺牲感 到深重的失落,但同时也因他被无耻的法西斯懦夫杀害而感到愤怒。

我们最强烈地谴责菲律宾武装部队(AFP),特别是第四步兵师杀害奥利斯同志和皮卡同志 的行径,谴责之后军官为掩盖其罪行而散布的谎言。奥利斯同志和他的助手在骑着摩托车从 布基农省(Bukidnon)的伊帕苏格-昂(Impasug-ong)市中心出发前往国家高速公路时,遭 到了第 403 步兵旅士兵的伏击。

菲律宾武装部队是可以轻易逮捕他们的,因为他们都没有武器,也无力进行战斗。但相反, 法西斯蒂用子弹杀死了他们,无耻地展现出自己的懦弱。杀死手无寸铁的敌人是绝对不光彩 的。所谓奥利斯同志在同新人民军部队的武装遭遇中被杀死的说法则是一个巨大的谎言,谎 言的支撑是在附近山上进行的、旨在制造出激烈战斗假象的数百万次(译者注:原文如此) 空中轰炸。

我们很清楚,杀害奥利斯同志的阴谋是由暴君本人亲自指挥的。毫无疑问,是罗德里戈·杜 特尔特发布了杀死奥利斯同志的最后命令。杜特尔特痴迷于谋杀党和新人民军的领导人,并 错误地以为自己可以通过杀死革命领导人来终结革命。恰恰相反,奥利斯同志的鲜血将进一 步滋养爱国者、民主人士和革命者生根发芽的土壤。

奥利斯同志牺牲了,英勇地牺牲了,他在民族解放和社会解放事业的斗争中被法西斯蒂杀害。 直至生命的最后一刻,奥利斯同志都是一名真正的共产主义干部和战士。五十多年来,他坚 决地将自己的整个生命献给了所有被压迫被剥削人民的事业,献给了把人民从帝国主义、封 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的桎梏中解放出来的事业。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初,作为一名青年学生活动家,奥利斯同志为民主事业和社会行动所驱动, 致力于使人民摆脱贫困和饥饿。奥利斯同志曾帮助组织了他在布基农省马拉马格(Maramag) 的中央棉兰老大学穆斯万山(Musuan)校区的同学。1972 年戒严法颁布时,奥利斯同志正 在读农业工程专业的第五学年。他从大学辍学,并同凯乐符号(Chi Rho)和自由农民联合 会(the Federation of Free Farmers)等组织一起工作。1974 年,奥利斯同志被捕并被拘留至 1976 年。戒严法下的法西斯镇压促使他决定参与到武装革命中去。获释后,他直接去了农 村。

奥利斯同志在年轻时加入了新人民军,是第一批在棉兰老岛,特别是在北棉兰老岛开辟道路 的红色战士队伍中的一员。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他在新人民军的发展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 用。在开展群众工作、军事工作和发起反封建斗争的过程中,新人民军从几个班发展成为几 支部队。新人民军为农民群众和卢马德人(少数民族)的利益而斗争,保护他们不受国家武 装人员、资本主义伐木和采矿大公司以及掠夺农场和祖传土地的种植园的侵害。

奥利斯同志通过持久人民战争实践了党的人民民主革命路线,见证了其正确性。党和新人民 军深深扎根于农村。各种形式的革命群众组织生根发芽,为掌握和管理村级经济、政治、教 育、文化、军事等政权机关奠定了基础。尽管面临着法西斯镇压的威胁,仍有成千上万的人 加入了党,帮助领导人民战争。

1987 年,在与科拉松·阿基诺政府的和平谈判破裂后,奥利斯同志被捕。他被监禁了五年。 在此期间,棉兰老岛的新人民军认识到了不成熟的正规化和起义的严重错误,而新人民军的 红色战士则过度集中在与其横向分布不相称的营队中,不利于保持和扩大群众基础。最终,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后期到 1990 年,群众支持萎缩,并被证明不足以保持军事胜利。

1992 年,中央委员会宣布开展第二次大整风运动,重申党的基础的马克思列宁毛主义的思 想原则,重申通过持久人民战争进行人民民主革命的战略路线,奥利斯同志是整风运动最有 力的支柱之一。他坚决反对修正主义者和“左”倾机会主义者,包括一些棉兰老岛委员会的 前干部,他们最终成为革命事业的叛徒。他总是说,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初,在棉 兰老岛几乎毁灭了新人民军的不是敌人,而是新人民军自身的弱点和糟糕的决定。

在过去二十年间,奥利斯同志和其他同志领导了棉兰老岛东北部地区的党、新人民军和革命 力量。由于新人民军在不断扩大和深化的群众基础上执行了深入广泛的游击战路线,人民战 争才得以在棉兰老岛五个地区势如破竹。

2015 年,奥利斯同志被任命为新人民军全国作战司令部的主要指挥员之一,以表彰他在棉 兰老岛进行人民战争的先进经验。2016 年,奥利斯同志在召集全菲律宾各地党委约 100 名 干部,召开历史性的第二次菲律宾共产党代表大会的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大会期间,奥 利斯同志当选为中央委员会、政治局和执行委员会委员,并被任命为军事委员会和棉兰老岛 委员会的领导干部之一。奥利斯同志还作为菲律宾民族民主阵线(NDFP)的顾问在和平谈 判中签字。

作为一名党的领导人,奥利斯同志研究并坚决运用了马克思列宁毛主义。他花时间阅读和重 读经军事经典著作,特别是毛泽东、胡志明和武元甲等等伟大的共产党领导人的著作。他认 真研究了半殖民地半封建国家人民战争发动的历史和成功经验。他总是受到历史上被压迫被 剥削阶级的英雄斗争的鼓舞。

他献出时间和精力用于培训青年干部和红色战士的游击战艺术和科学。他还为新人民军官兵 编写为游击战的新旧经验所充实的手册和培训课程。他经常召集党员干部举行大大小小的会 议、协商会和研讨会,认真听取意见,与同志们进行讨论和辩论。他长途跋涉,从一个游击 战线到另一个游击战线,亲身观察党委和新人民军部队的工作。在过去的几年间,他冒着风 险到群岛各地去宣扬和传授他发动人民战争的知识。他总是说,能够在紧张的军事行动中召 集干部并评估他们的革命工作本身就是一项壮举。

奥利斯同志是自然环境的坚定捍卫者。他作为活动家组织的第一次示威活动之一就是针对一 家伐木公司的抗议行动。几十年来,他领导着新人民军部队同破坏环境的大资产阶级买办公 司作战。特别是在资本主义生产无政府状态及其对全球生态的毁灭性影响和影响带来的环境 危机日益恶化的情况下,他每年都会在世界地球日发表一份声明。他还为新人民军造成伐木 和采矿公司用以破坏土地和剥削人民的机器和工具报废的行为辩护。

奥利斯同志一直在公众面前扮演着重要角色。在 1986~1987 年同科拉松·阿基诺政府的和 平谈判中,他作为棉兰老岛民族民主阵线代表(the National Democratic Front (NDF)-Mindanao) 之一签字。他曾担任棉兰老岛菲律宾民族民主阵线(NDFP-Mindanao)发言人和后来的新人 民军发言人。他从他的叔叔和养父毛里西奥·拉维罗(Mauricio Ravelo)那里得名“奥利斯”, 拉维罗从 3 岁起就抚养他长大。奥利斯同志回忆说,1978 年,他作为奥利斯同志的第一次 采访是由 Bombo Radyo 的一名记者进行的。

作为一名发言人,奥利斯同志曾多次会面记者。他在记者和作家中间结交了很多朋友,不仅 是因为他尽可能地发表意见,更重要的是因为他对记者,甚至对那些公开表示仇恨革命事业 的人,总是很亲切。他热烈支持争取新闻自由的斗争。通过他的努力,不少记者看到了革命 运动与真正的恐怖分子——法西斯反动派——不断描绘的“恐怖分子”的形象有多么大相径 庭。他让记者们参与讨论,目的在于接触公众,澄清革命运动的观点。有机会参加奥利斯同 志组织的记者招待会的记者都会证明他的魅力和谦逊。

诚然,奥利斯同志在群众和组织中间享有崇高的声望,但他仍然是一位谦逊的革命者,他回 避了安逸的生活,选择了成为党的干部和游击队战士的艰苦的生活。他能够靠保持一丝不苟 的干净和苦行僧式的生活方式来控制自己膀胱的永久性损伤(这是监狱中未治疗的感染造成 的)状况。他嘲笑军方一再声称他病倒了。他总体上保持着健康,能够连续几天行军,即使 在过去几个月针对敌人激烈行动的游击战演习中也是如此。年轻的红色战士和革命者总是能 受到奥利斯同志的鼓舞,即便身患疾病,年事已高,但他仍然继续走在人民战争的艰苦道路 上。

奥利斯同志是一个典型的恋家的男人,他深爱着自己的妻子和他们的两个孩子。同许许多多 革命者一样,他们忍受着长久的分离。奥利斯同志对玛拉雅同志怀有最崇高的敬意,她本人 也党的一名领导干部。

奥利斯同志满怀热情地对待同志们,尤其是对待年轻同志。他对同志和群众有着无限的热爱 和关怀。他格外重视确保每个人都得到良好的照顾。他那奇妙的幽默感,使人很容易与之相 处。奥利斯同志是一位深受红色战士,深受农民、卢马德人、工人以及城市各阶层群众爱戴 的同志。对许多人来说,他是一位慈爱的父亲,关心同志们的大大小小、方方面面。

广大工农群众有多热爱奥利斯同志,就有多仇恨大地主、大资产阶级买办、采矿公司、种植 园、官僚资本家、暴君和独裁者以及维持压迫和剥削制度的法西斯恐怖分子。他们动用所有 的财富和资源来丑化和妖魔化奥利斯同志的形象。无耻的法西斯懦夫在庆祝他们杀害奥利斯 同志时表现得忘乎所以。他们只是在自欺欺人,以为杀死奥利斯同志就能终结革命。正如奥 利斯同志本人所言,革命将会继续,因为它是正义的。

法西斯蒂夺去了奥利斯同志的生命,但只是成功地使他永生。他现在正作为菲律宾人民的英 雄和偶像,永远活在他们的心中。他不屈不挠的革命造反精神会继续灌输给新一代党的干部 和年轻的红色战士。它将激励子孙后代继续为真正的民族自由和社会解放,为耕者有其田和 实现国家工业化,为将人民从各种形式的压迫和剥削中解放出来而斗争。

奥利斯同志的记忆万岁!
高举马克思列宁毛主义的火炬!
发展人民民主革命的事业!
推进人民战争直至彻底胜利!
新人民军万岁!
菲律宾共产党万岁!
菲律宾人民万岁!

奥利斯同志的记忆将永存
n/a